第十七章

大背道

我被带到了异教拜偶像的人残酷逼迫并杀害基督徒的时期。血流成河。高贵的人、有学识的人、以及平民百姓都一样毫无怜悯地被杀害了。富足的家庭沦为贫穷,因为他们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这些基督徒尽管遭受了逼迫和痛苦,但他们不愿降低标准。他们保持了自己信仰的纯正。我看到撒但因上帝子民的苦难而得意狂喜。但是上帝却以极大的嘉许注视着祂忠心的殉道者们。生活在那个可怕时期的基督徒大蒙祂的眷爱,因为他们乐于为祂的缘故受苦。他们所经受的每一苦难都加增了他们在天上的赏赐。虽然撒但因圣徒们所受的苦难而欢喜快乐,可是他并不满足。他既想控制人的身体也想控制人的思想。那些基督徒所受的苦难只能驱使他们更亲近主,彼此相爱,空前地唯恐得罪祂。撒但想要引他们令上帝不悦;然后他们就会失去自己的力量,意志和决心。虽然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杀害,但有其他人涌出来填补他们的位置。撒但看到他在失去他的臣民;因为虽然他们遭受了逼迫和死亡,却安稳地属于耶稣基督,成了祂国度的子民。因此撒但就制定了计划,要更成功地与上帝的政权作斗争并推翻教会。他诱使异教拜偶像的人信奉了一部分基督教信仰。他们自称相信基督被钉十字架和复活,并且提议与跟从耶稣的联合,但他们的心却没有改变。哦,教会有了可怕的危险!那是一段精神极为痛苦的时期。有些人以为,他们若下来与信奉了部分基督教信仰的拜偶像者联合,会导致他们全然悔改。撒但正在设法败坏圣经的道理。我看到最后标准被降低了,异教徒也与基督徒们联合了。他们一直是拜偶像的人,他们虽然自称是基督徒,却把他们的偶像带进了教会。他们只是把他们崇拜的对象换成了圣徒们的像,甚至是基督的像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的像。当基督的信徒们渐渐与他们联合时,基督教就变得败坏了,教会就失去了其纯正和能力。有些人拒绝与他们联合;这样的人保持了他们的纯正和唯独对上帝的敬拜。他们不愿向天上的或地底下的任何形像跪拜。

撒但因许多人的堕落而狂喜;然后他就激动那堕落了的教会去强迫那些愿意持守纯正信仰的人,要么屈服于他们的各种仪式和偶像敬拜,要么被处死。逼迫的火焰再次对耶稣基督的真教会点燃起来了,数百万的基督徒被毫无怜悯地杀害了。

呈现在我面前的景象乃是这样:一大群异教拜偶像的人举着一面黑旗,其上有太阳、月亮和众星的形像。这群人似乎非常凶猛愤怒。然后我蒙指示看到另一群人,举着一面纯净的白旗,其上写着:“纯正圣洁归于主。”他们的面容有着坚定和神圣顺从的记号。我看到异教拜偶像的人接近了他们,于是就有了一场大屠杀。基督徒们在他们面前消失了;可是基督徒的团队却更紧密的团结在一起,而且那面旗帜也举得更坚定了。当许多人倒下时,就有别人重新集结在那面旗帜之下,填补他们的空缺。

我看到那群拜偶像的人在一起商议。既然没能使基督徒们屈服,他们就一致同意采取另一个计划。我看到他们降下了他们的旗帜,然后接近了那个坚定的基督徒团队,并且向他们提议。起初他们的提议被全然拒绝了。后来我看到基督徒的团队也聚在一起商议。有些人说他们愿意降下旗帜,接受那些提议,并且保住他们的性命,最终他们会获得力量在异教拜偶像的人中举起他们的旗帜。然而,少数人不愿屈从这个计划,而是坚定地选择至死持住他们的旗帜,而不是降下它。然后我看到基督徒团队中有许多人降下了旗帜,与异教徒联合了;但是那稳固坚定的人却再次抓住它并将它举得更高。我看到不断有人离开了那群举有纯正旗帜的人,并到那黑旗下与拜偶像的人联合,去逼迫那些举着白色旗帜的人。许多人被杀了,可是那面白色的旗帜依然被高举着,信徒们兴起来集结在它周围。

最初怂恿异教徒愤怒反对耶稣的犹太人没能逃脱刑罚。在审判厅里,当彼拉多犹豫不肯定耶稣的罪时,狂怒的犹太人喊道:“祂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犹太民族已经体验了他们自惹的可怕咒诅的实现。异教徒和所谓的基督徒都成了他们的仇敌。那些自命为基督徒者,凭着他们对被犹太人钉十字架之基督的热心,以为越给犹太人带来痛苦,就越能使上帝喜悦。因此许多不信的犹太人被杀了,其他人则从一个地方被驱逐到另一个地方,受到了几乎每一种方式的惩罚。

基督和被杀害之门徒的血,归到了他们身上。他们遭到了可怕的报应。上帝的咒诅随着他们。他们成了异教徒和所谓基督徒的笑柄和嘲讽的对象。人们贬低、躲避、厌恶他们,好像有该隐的记号在他们身上。可是我看到上帝奇特地保存了这班人,并将他们分散在世界各地,好使人可以看他们是特别遭受上帝的咒诅报应的。我看到犹太人作为一个民族已被上帝已抛弃了;但是在他们中间仍有一部分人愿意得着能力扯去他们心上的帕子。有些人还会看到关于他们的预言已经应验了;他们会接受耶稣为世界的救主,并看明他们的民族在拒绝并钉死祂的事上所犯的重罪。犹太人中虽然会有个人悔改;但作为一个民族,他们永远被上帝离弃了。

返回页首
下一页 第十八章 不法的隐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