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全地荒凉

我又蒙指示再注意到地上的事。恶人已经被毁灭,他们的尸体躺在地面上。上帝的忿怒曾在七大灾难中降在地上的居民身上,使他们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头,并咒骂上帝。那些假牧人成了耶和华忿怒的明显目标。正当他们站立的时候,他们的“眼在眶中干瘪,舌在口中溃烂”。在圣徒因上帝的声音而蒙拯救之后,那邪恶的群众便转而互相泄愤了。全地似乎都被血所浸染了,从地极到地极皆是死人的尸体。

全地处于极其荒凉的状况。城市和乡村被地震所摧毁,成了一堆一堆的瓦砾。诸山岭已被挪移,离开了本位,留下了宽大的沟壑。被海啸或地震所抛出来的粗糙岩石四散在地面上。全地看上去好象一个广大的荒野一样。大树被连根拔起,散在遍地。这地要作为撒但和他恶使者的家,达一千年之久。他要被拘禁于此,在这崎岖不平的破碎地面上来回飘荡,观看他背叛上帝律法的结果。一千年之久,他可以享受他所造成之咒诅的结果。撒但既被拘禁在地球上,他就没有权利到别的星球上去试探并扰乱那些没有堕落过的生灵。在此期间,撒但要受极度的痛苦。自从他堕落以来,他的邪恶性情一直是活动着的。但到了那时,他的权力既被剥夺,就可反省自己从堕落以来所行的一切,并且战兢恐惧地展望到那可怖的将来,那时他必要为他所犯的一切罪恶受苦,并因自己鼓动别人去犯的罪受惩罚。

我听到众天使和蒙赎的众圣徒所发出的胜利的欢呼,听起来好象千万的乐器,因为他们以后不再受到魔鬼的骚扰和试探,而且其它诸世界的居民也已经脱离了他的侵扰和他的试探。

后来我看见许多宝座,有耶稣和蒙赎的圣徒坐在其上;圣徒便掌了权,作为君王和祭司归于上帝,死了的恶人受了审判,他们的行为和那大法典,就是上帝的圣言,作了比较,并照各人“本身所行的”决定各人的案情。耶稣和众圣徒一同根据恶人的行为断定各人应受的刑罚,把它写在死亡册中各人的名下。撒但和他的使者也受了耶稣和众圣徒的审判。撒但的刑罚要比他所迷惑之人的刑罚远为严重。他要受的痛苦将远超过他们所要受的,甚至无可比拟。在他所迷惑的人灭亡了之后,撒但仍要活着受苦,比他们远为长久。

在一千年之终,审判恶人结束之后,耶稣离开了圣城,有众圣徒和一大队天使跟随着祂。耶稣降在一座大山之上,祂的脚一着落其上,山就裂开,变成一个辽阔的平原。那时我们举目望天,看见那巨大而美丽的圣城,有十二个根基和十二个城门,每边有三个城门,各门有一位天使驻守。我们喊叫说:“那城!那大城!它从天上上帝那里降下来了!”它以其全部的壮丽和眩眼的荣耀降下来了,落在耶稣为它预备的那个广大平原上。

见启示录 16:1-21, 20:2, 7:15

返回页首
下一页 第四十章 第二次的复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