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基督的第一次降临

我被带到了耶稣亲自取了人的本性,屈尊降卑为人,遭受撒但各种试探的时候。

祂的诞生没有属世的尊荣。祂虽诞生在马棚中,躺卧在马槽里,但祂的诞生却远比任何世人的诞生更为光荣。有从天上来的使者告诉牧羊人耶稣的降临,又有上帝的光辉和荣耀伴随着他们的见证。天军弹奏金琴荣耀上帝。他们高兴地宣告上帝的儿子降临堕落的世间来完成救赎之工,藉着祂的死,将平安,喜乐和永生带给世人。上帝尊荣了祂儿子的降临。众天使都敬拜祂。

有上帝的天使盘旋于耶稣受洗的地方;圣灵以鸽子的形状下降,落在祂身上。正当众人大表惊异地站在旁边,定睛凝视祂时,从天上传来天父的声音说:祢是我的爱子,我喜悦祢。

约翰还不确定那位前来约旦河要他施洗的就是救主。但上帝应许赐给他一个记号,使他可以认识上帝的羔羊。这记号就是天上来的鸽子落在耶稣身上,上帝的荣耀在祂四围焕发。于是约翰指着耶稣大声喊叫说:“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约翰告诉他的门徒说,耶稣就是那所应许的弥赛亚,世界的救主。当他的工作将要结束时,他教训他的门徒要仰望耶稣,并以祂为“大教师”而跟从祂。约翰的生平没有享乐,是悲伤而舍己的。他宣布了基督的第一次降临,但未蒙允许看到祂所行的神迹,或享受祂所显示的大能。当耶稣将要承担起教师的职责时,约翰知道他自己却要死了。他的声音除了在旷野之外,很少有人听见。他的一生是孤独的。他没有依附他父亲的家庭,享受人伦之乐,却离开了他们,为要完成他的使命。成群的人离开了忙碌的城市和乡村,蜂拥到旷野去,要听聆那奇妙先知的话。约翰将斧头放在树根上。他不顾后果地遣责了罪恶,并为上帝的羔羊预备了道路。

当希律听到约翰有力而尖锐的见证时,他深受感动,并以热切的兴趣询问他:必须作什么才可成为他的门徒。约翰知道希律将要娶他兄弟的妻子为妻,而她的丈夫却仍然健在,便忠告希律这是不合法的。希律不愿作任何牺牲。他终于娶了他兄弟的妻子,并由于她的影响,将约翰逮捕下在监里,但是他还是想释放他。约翰在被监禁时,从门徒口中听到耶稣所行的大能作为。约翰虽不能亲耳谛听祂的恩言,门徒却将他们所听到的告诉他,并以此来安慰他。过不久,约翰因希律妻子的影响而被斩首了。我看到那些跟从耶稣,看见祂所行的神迹,并听见那从祂口所发安慰之言的最卑微的门徒,都比施洗约翰更大;这就是说,他们享有更高尚、更尊贵和更快乐的生活。

约翰带着以利亚的心志和能力,宣布耶稣的第一次降临。主把末后的日子指示我,我看见约翰预表那些应当带着以利亚的心志和能力,出去宣布忿怒的大日和耶稣第二次降临的人。

耶稣在约但河受洗之后,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圣灵已预备祂经受那特别猛烈的试探。祂受魔鬼试探达四十日之久。在那些日子里祂没有吃什么。祂周围的事物都是不愉快的,足以让人性畏缩。祂与野兽和魔鬼共处在荒凉孤独的旷野。我看到上帝的儿子因禁食和痛苦而面色苍白,形容憔悴。但祂的前程已经亮明,祂必须完成祂来要作的工。

撒但趁上帝儿子受苦的时候,准备用种种试探来攻击祂,希望能胜过祂,因为祂已经虚己自卑成为人了。撒但带来以下的试探说:“祢若是上帝的儿子,可以吩咐这块石头变成食物。”他想引诱耶稣屈尊施用祂的神能,藉此向撒但证明祂是弥赛亚。耶稣温和地回答他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撒但设法要与耶稣争辩祂作为上帝儿子的身份。他指着耶稣那软弱受苦的情形,并夸耀自己比耶稣强壮。但那从天上来的话,“祢是我的爱子,我喜悦祢”,却足以在耶稣所受的一切痛苦中支持祂。我看到基督在祂一切的使命中根本不必让撒但相信祂的权柄,或是祂作世界救主的身份。撒但对于上帝儿子的崇高地位和权威,已经拥有充分的证据。他之所以被赶出天国,正是因为他不愿意服在耶稣的权下。

撒但为要表明自己的能力,就将耶稣带到耶路撒冷,叫祂站在殿顶上,诱使祂从那令人头晕的高处跳下去,借此证明祂是上帝的儿子。撒但引用经上的话说:“因为经上记着说:主要为祢吩咐祂的使者保护祢;他们要用手托着祢,免得祢的脚碰在石头上。”耶稣回答他说:“经上说,不可试探主你的上帝”。撒但想使耶稣依恃祂父的恩慈,而在自己使命未完成之前就擅自冒生命的危险。他希望救恩的计划失败;然而这计划的基础却打得太牢靠了,是撒但无法推翻或破坏的。

我看到基督乃是一切基督徒的榜样。他们在经受试探,或在自身权利遭到争议时,应当耐心忍受。他们不应以为自己有权求主彰显祂的大能,使他们可以战胜仇敌,除非上帝能因此而直接得着尊敬和荣耀。我看到即使耶稣真从殿顶跳下来,也不会荣耀祂的父;因为除了撒但和上帝的使者之外,不会有其他的人看到这件事。而且这件事也会试探主,要祂向祂最恶毒的仇敌显示自己的能力。这就等于要耶稣降格屈从祂来所要战胜的仇敌。

“魔鬼又领祂上了高山,霎时间把天下的万国都指给祂看。对祂说:这一切权柄荣华,我都要给祢;因为这原是交付我的,我愿意给谁就给谁。祢若在我面前下拜,这都要归祢。耶稣说: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上帝,单要事奉祂’”。

撒但将天下万国以最诱人的方式显给耶稣看。如果耶稣肯当场就敬拜他,他提说他愿意放弃他对地上一切的主权。撒但深知如果救恩的计划贯彻实行,他自己的权柄就必定受到限制并终于全被剥夺。他知道耶稣若舍命救赎人,他的权柄在一段时期之后就会终结,他自己也必遭毁灭。故此他精心地制定了计划,如有可能,一定要阻止上帝儿子所已经开始之大工的完成。如果救赎人类的计划失败了,撒但就必留住他所自称具有主权的国度。他自信自慰地以为自己若是成功,就必作王,与天上的上帝对抗。

撒但在耶稣放弃祂的权柄和荣耀而离开天庭时大大欢喜。他以为上帝的儿子今后要落到他的权下。过去他曾很容易地在伊甸园试探了那对圣洁的夫妇,因此他希望能用自己的魔力和狡猾将上帝的儿子也打倒,借以挽救自己的生命和国度。如果他能引诱耶稣偏离祂父的旨意,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但耶稣却吩咐撒但退去。祂只向祂的父下拜。时候将到,耶稣要舍去自己的性命以救赎撒但权下的百姓,而且,再过一段时期,天上地下所有的一切都要服在祂的权下。撒但声称地上的国度是属他的,并向耶稣暗示,祂完全可以免受一切痛苦:因为祂不需受死就可获得这世上的万国;只要祂愿意向他下拜,便可获得地上一切所有的以及统治一切的荣誉。但耶稣坚定不移。祂拣选了痛苦的生涯和可怕的死亡为祂父所指定的道路,使祂可以合法地承受地上的万国,作为交在祂手中的永久产业。撒但也要被交在祂手中消灭,永远不能再骚扰耶稣和荣耀中的圣徒了。

见路加福音第2章; 3:1-22; 第4章

返回页首
下一页 第五章 基督的服务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