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基督受审

众天使在离开天庭的时候,都悲伤地摘下了他们灿烂的冠冕。他们的元帅既然受苦而头戴荆棘冠冕,他们就决不能戴上冠冕了。撒但和他的使者那时在审判厅里,正忙于扑灭人们的感情和同情心。当时的气氛沉闷,已遭受他们影响的污染。众祭司长和长老在他们的鼓动之下,用人性所最难忍受的方法去侮辱并虐待耶稣。撒但希望这种嘲弄和残暴的手段,会使上帝的儿子说一句诉苦或抱怨的话;或用祂的神能救自己脱离群众的控制,从而使救恩的计划终归失败。

彼得曾在他的主被卖之后仍然跟随祂。他很想看到他们将要如何处置耶稣。但及至他被人指控为耶稣门徒之一时,他竟矢口否认。他惟恐危及自己的性命,在被控告说也是他们中的一个时,便说不认得这个人。门徒原是以话语清洁著名的,因此彼得为要欺骗并使指控他的人确信他不是基督的门徒起见,第三次用发咒起誓的话否认耶稣。那时耶稣离彼得不远,便转过身来,用悲伤责备的表情看他。于是这门徒想起了耶稣在楼房里对他讲的话,和他自己的慷慨陈辞:“众人虽然为祢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这时他竟用诅咒起誓否认他的主了;但耶稣那向他的一望熔化了彼得的心,也挽救了他。他痛哭了,并为他的大罪深自忏悔,并且也真正改变了,如此才预备好了去坚固他的弟兄。

群众叫嚣着要流耶稣的血。他们残酷地鞭打了祂,将一件破旧的紫色王袍披在祂身上,并把一顶荆棘作的冠冕按在祂神圣的头上。他们拿一根芦苇放在祂手里,向祂跪拜,并愚弄地向祂致敬说:“恭喜犹太人的王啊”!他们把那根芦苇从祂手中取过来打祂的头,使荆棘刺入祂的鬓角,以致鲜血顺着祂的脸和胡须流下来。

众天使见到这幕景象很难忍受。他们恨不得要营救耶稣,但司令的天使禁止他们,说这乃是要为人类付出的重大赎价;这事必须完成,并要造成那掌死权者的死亡。耶稣知道众天使正在观看祂受辱的景象。我看到连那最软弱的天使也能很容易地使那班嘲弄耶稣的群众一败涂地,借此拯救祂。祂知道如果祂愿意向祂的父求这事,众天使就会立即来解救祂。但祂必须忍受恶人的暴虐,以便贯彻救恩的计划。

耶稣柔和谦卑地站在那疯狂的人群之前,他们一直在对祂作最卑鄙的凌辱。他们吐唾沫在祂脸上,但那脸面是他们有一天渴望要躲避的;它也要使上帝的圣城充满光辉,且发光比太阳更明亮。基督没有向那些得罪祂的人投射过一次怒容。祂温和地抬起手来,把它擦去。他们拿一件旧衣服蒙在祂头上,使祂看不见,然后打祂的脸说:“祢是先知,告诉我们,打祢的是谁”?天使当中起了骚动。他们要立即去营救耶稣;但司令的天使阻止了他们。

门徒中有几个壮胆进到耶稣所在的地方,目睹祂受审的情形。他们期待着祂彰显祂的神能,救自己脱离敌人的手,并因他们对祂的虐待而惩罚他们。门徒们的希望,在不同的场面忽起忽落。他们有时怀疑,惟恐自己受了迷惑。但他们在耶稣登山变像时所听到的声音,和所看见的荣耀,加强了他们的信心,确信祂是上帝的儿子。他们回想到过去所曾经目睹的情景,所见到的耶稣在医治病人,使瞎子得以看见,使聋子得以听见,斥责并驱逐鬼魔,使死人复活,甚至平息风浪上所行的神迹奇事。他们总不相信耶稣会死。他们希望祂还能以大能兴起,并以命令的口吻将那嗜杀的群众驱散,正如祂早先进入圣殿将那些把上帝的家变成商场的人赶走,而众人在祂面前逃窜如同被一群武装的兵士追赶一般。门徒希望耶稣彰显祂的大能,使人人都确信祂乃是以色列的王。

犹大因出卖耶稣的卑鄙作为,而充满了沉痛的懊悔和羞愧。及至他看到救主所受的凌辱,他便忍受不住了。他曾敬爱耶稣,但他更爱钱财。他从没想到耶稣会让祂自己被他所带来的那群暴徒逮捕。他原以为耶稣会施行神迹救祂自己脱离他们的手。但及至他看到那疯狂的群众在审判厅里渴想流祂的血时,他便深深感到自己的罪;于是当许多人正在狠狠地控告耶稣时,犹大便从群众中冲出来,承认他因出卖无辜之人的血而有罪了。他将祭司们所付与他的钱还给他们,并求他们释放耶稣,声称祂是完全无辜的。祭司们张皇失措,一时无言可答。他们不愿众人知道,他们曾收买一个自称为耶稣门徒的人,将耶稣交在他们手中。他们想隐瞒他们追踪耶稣象追踪盗贼一般,并暗暗捉拿祂的事。但犹大的自白和他那狼狈、自责的表情,公然在群众之前暴露了祭司们的阴谋,证明他们逮捕耶稣乃是出于仇恨。当犹大高声宣称耶稣无辜时,祭司们回答说:“那与我们有什么相干?你自己承当吧”。他们既已将耶稣拿到手,所以坚决不放。犹大因精神上的痛苦而无法支持,便将他现在所轻视的钱丢在那些收买他的人脚前,而在极端痛苦和恐怖中出去自己吊死了。

在耶稣周围的人群中有许多同情祂的人,祂对那向祂所发的许多问题一无所答,使众人非常惊异。祂的面容在暴徒一切的戏弄和虐待之下,没有一次皱眉或难堪的表情。祂始终保持尊严镇定。祂的形态完全而高贵。旁观者莫不以惊奇的眼光看着祂。他们拿祂那完善的仪表和稳健、尊贵的风度,同那些审问祂之人的外貌相比,便自相议论说,祂倒比任何官长更象一位君王呢。祂没有一点犯人的样子。祂的眼睛是温和、清澈而无畏的,祂的额头既宽且高。全部容貌都以仁慈高贵的天性为特征。祂的忍耐与涵养和常人大不相同,以致许多人因而发颤了,连希律和彼拉多也因祂那高贵、与上帝相称的风度而感到非常不安。

彼拉多从最初就认定耶稣不是个平凡的人,而是个优异的人物。他相信祂是完全无罪的。那些目睹全部情景的天使注意到这位罗马巡抚的信念和他对耶稣的同情怜悯,为要救他免于将耶稣交出去钉十字架的恶行,有一位天使奉命到彼拉多的妻子那里去,在梦中指示她,她丈夫所审问的乃是上帝的儿子,而且祂乃是一位无辜的受害者。于是她立即送信给彼拉多,告诉他说,她曾在梦中因耶稣的缘故受了许多的若,并且警告他,这圣人的事他一点不可管。送信的急忙从人群中挤过去,将信交到彼拉多手中。他读了不禁发颤,脸面都变青了,便立即决定不参与治死基督的计谋。如果犹太人一定要流耶稣的血,他对这事决不施以压力,却要尽力解救祂。

彼拉多既听说希律在耶路撒冷,便大放宽心了;因为他希望摆脱审问耶稣并定祂罪案的全部责任。他立时将祂连同控告祂的人,一齐送到希律那里去。这个统治者已经因犯罪而心地刚硬。这个杀害施洗约翰的人,已经在自己的良心上留下了一个无法磨灭的污点。他在听说耶稣和祂所行的大能作为时,就恐惧战兢,相信祂是施洗约翰从死里复活了。当彼拉多将耶稣交在他手中时,希律便认为这是承认他的势力、权威、和判断力的行动。结果这件事竟使这两个曾互为冤家的官长再度友好了。希律很喜欢看到耶稣,并希望祂能行一件大能的奇事令他满意。但耶稣的工作决不是要满足人的好奇心。祂那神圣奇异的能力乃是用以拯救别人,而不是为自己用的。

耶稣对希律向祂所发的许多问题一字不答;祂对于那些恶毒控告祂的仇敌也不作答复。希律因耶稣不表示惧怕他的权势而恼怒,便和他的兵士一同讥诮、戏弄、并侮辱上帝的儿子。然而他却因耶稣在虐待之下所表现高贵、与上帝相称的姿态而感到惊异,所以也不敢定祂的罪,仍把祂送回到彼拉多那里去。

撒但和他的使者正在试探彼拉多,要引他到自取败亡之地。他们使他想到,如果他不参与定耶稣的罪,别人总要这样作的;群众正渴望要流祂的血;而且如果他不将祂交给人钉十字架,他就必丧失他的势力和属世的尊荣,被斥为是相信那骗子的人。结果彼拉多因怕失去势力和权柄,便同意将耶稣处死。他虽然将流耶稣的血归罪在那些控告祂的人身上,而且群众也承当了,喊着说:“祂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但彼拉多仍不是无罪的;他依然犯有流基督血的罪。他为了一己的私利,贪爱世上大人物所给他的荣誉,竟将一个无辜的人置于死地。如果彼拉多遵照自己的信念而行,他就决不会参与定耶稣的罪了。

耶稣受审时的姿态和言语,在许多在场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祂这样发挥的影响,在祂复活之后有了明显的效果。后来加入教会的人中,有许多是在耶稣受审时初次感悟的。

撒但看到他使祭司长们加在耶稣身上的一切残酷手段并没有使耶稣发出一点怨言,就非常恼怒。我看到耶稣虽然已经取了人的本性,但祂却保持了一种与上帝相称的不屈不挠的精神,而没有丝毫偏离祂父的旨意。

见马太福音第27章

返回页首
下一页 第九章 基督被钉十字架
目录